【First Person #她的抗疫故事】身在南韓大邱市的Homan:「希望這裡都有公筷文化。」

新冠肺炎肆虐全球,身處地球哪個角落都無法置身事外。 面對同一難關,擁有同一顆香港心,若然身處另一國度, 處境和心情已經可以差天共地。這次我們與全球10個地方的香港女性連線, 除了要搜羅物資、長期留家,她們更要面對文化差異,甚至種族歧視等問題。 當我們對本地的抗疫工作滿肚怨言, 這10位女性的經歷或許能為你帶來新視點。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,疫情爆發時,你情願自己身在何處?

身在南韓大邱市的人力資源顧問 Homan Au Yeung

「雖然身處疫情嚴峻的大邱市,但我從來沒想過要回香港。中不中招其實都是上天的安排,要中也沒辦法,只要將能做的事盡量做好就可以,沒有病徵也不會想去做檢測求心安。不過他們drive-through式篩查真心值得一讚,全程無需下車就可以做檢測,過程只要10分鐘,讓很多其他國家都想參考。在大邱市疫情爆發的頭一星期,超市有很多人買很多東西,但未到要搶的地步。但其實所有清潔用品、家庭日用品都有大量存貨,完全不需要擔心缺貨。不過口罩仍然非常不足,現時韓國買口罩採用實名制,每人一星期可以買到3個,並會根據出生年份限制指定購買日子,以防止人群聚集,十分不錯。因為花粉症和空氣污染問題,戴口罩對韓國人並不是新鮮事,但戴得對不對又是另一回事,眼見很多當地人、記者都戴得很隨便,可能大邱市的數字回落,大家都開始鬆懈了。」

「韓國在2015年爆發過中東呼吸綜合症,雖然不像這次疫情嚴重,但他們的衛生意識仍然沒有進步。令我最在意的一點,是當地沒有公筷文化,餸菜全都是大家share。就算同一碗湯,大家都會用自己的羹來飲,你一啖,我一啖,是對熟人的表現。跟韓國人吃飯,我會很失禮的只夾一點點,然後就不再碰。他們認為這次病毒是由外地傳入,國民只是剛好不小心受到感染,而不是因為自己民族的習慣讓疫情加劇,希望他們的長遠衛生教育可以做得更好呢。」

You may also like...